30.07.2020 16:21

自新中国成立至今,尤其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制药业砥砺奋进,整个医药产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是在中国制药史上,还是在世界制药史上,这都是一部了不起的奋斗史。我们通过深入一线感知产业变迁的温度,挖掘我国医药全球化数十年蹄疾步稳推进对外贸易与合作的经验和做法。既素描了整个产业成长的烦恼、转型的艰难,又记录了医药产业国际化苦练内功的自我进化过程。新时代,中国医药产业正由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中国医药产业国际化将迈上新的发展阶段。近五年,国产创新药捷报频传,中国创新领军企业开始迎来第一波收获期,有些企业甚至在跨入世界TOP50的道路上已有突破。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离诞生世界级药企还有多远?

 

未来可期,差距在快速缩短

 

要回答这个灵魂之问,首先需对中国头部药企与世界级药企进行理性对比。

 

美国《制药经理人》杂志最新公布的2020全球制药企业TOP50榜单,2019年罗氏以营收482.47亿美元问鼎榜首,中国有四家制药企业入榜,云南白药(位列37)、中国生物制药(位列42)、恒瑞医药(位列43)、上海医药(位列48),营收分别为:42.84亿美元、33.73亿美元、33.21亿美元、28.75亿美元。虽然中国药企的营收与排名第一的罗氏相比仍有超过10倍的体量差距,但从上期榜单中只有中国生物制药(位列42)、恒瑞医药(位列48)两家上榜,到今年共4家中国企业上榜,可见我国制药企业的规模正在迅速扩大,相信未来将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跻身榜单。

 

而这些企业入列的澎湃动力与其对研发重视和投入息息相关。科睿唯安数据显示,市值排名前100位的生物医药上市公司(剔除大型医药公司)2019年研发支出较上年增长35%。后起之秀百济神州借助资本的力量2019年在研发上投入9.27亿美元,跻身全球生物制药公司研发支出前10强。同时,2020全球制药企业TOP50榜单上中国生物制药和恒瑞医药2019年研发投入分别为: 3.47亿美元和5.18亿美元,中国企业在研发的投入上奋起直追。

 

判断一个国家的医药创新水平,国际上用两个指标在衡量:上市前研发产品数量占全球的比例和上市后新药数占全球的比例。目前,在上市前研发产品数量占全球的比例上,中国的贡献率达到7.8%,已和英国等传统制药强国处于同一水平;在上市后新药数占全球的比例上,中国的贡献率则为4.6%。中国药企在创新的长跑中正加速追赶。

 

当然,世界级药企的竞争力还体现在全球营运能力、抗风险能力、增长能力等方面。而这些能力中国企业与世界级药企同样也存在差距。虽然我们与世界级药企之间还客观存在不小的差距,但是我们的领军药企已显露出自己的锋芒与决心。随着我国医药政策环境越来越有利于原创新药的孕育,中国与世界的距离将加速缩小。

 

向好的生态是企业腾飞的沃土

 

中国医药企业要缩小与世界级药企的差距,离不开健康发展的生态系统。

 

不断优化的政策环境滋养着企业可持续的发展。近年来,国家宏观战略从“仿制药战略”向“创新药战略”转变,在新药研发、药审、医保、知识产权保护等新药相关环节上相继出台系列新政并取得了成效。医药创新生态环境得以优化,中国医药研发创新的热情被点燃。“这是最好的时代。”在对话部分国际化企业代表时,他们对新时代下中国制药产业的崛起表示出充分的信心。

 

高科技人才回归增添发展动力。近年来,国内政策对医药创新的激励及国内庞大的市场体量,引发了一股强大的“海归潮”,最早一批海外人才在千禧年左右回国创业。真正的全球领先新药的研发需要海外工作多年且有丰富经验的高尖端人才来引领。更重要的是,海归回流带动国内人才梯度成长,促进了专业人才对最先进的医药技术的了解和积累。像鲁先平、陈力、吴劲梓等具有跨国企业管理经验的海归人才给我国医药产业的国际化注入了巨大的能量。

 

资本是推动医药企业成为世界级药企的新动能。“2015年是重大转折点”,这一年被很多人看作是药政改革的元年。各种利好政策接踵出台,塑造了我国医药产业的投资高地,我国资本市场投资新药迎来热潮。2009年国内IPO重启以来,每年都以数十家药企资产证券化的速度在增长。微芯生物董事长鲁先平曾表示,“从2001年回国创业至今,一路走来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融资过程,曾经一度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最后直接造成核心人员离职,创新企业融资环境到近年才逐渐完善起来。”

 

2018年港交所前所未有地提出“允许尚未盈利或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仅3个多月后的2018年歌礼制药成为港交所全球首家成功上市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融资4亿美元。2019年,上交所也推出科创板专门为科技型创新性企业服务,这也给医药创新打了一针强心剂。

 

产业政策、国际人才、资本等医药创新生态在不断优化、完善,迸发出无限活力。

 

全球视野的创新布局撬动未来

 

环境的优化,让中国药企越来越自信,将这种自信转化为行动,核心抓手就是产品得具有国际竞争力。产品力是诞生世界级药企的根基。我国新药研发的数量比以前大大增加,无论是传统大型药企还是“新生代”创新生物制药公司都在积极转型、布局将来。随着中国本土创新的爆发,使得我国医药产业的国际地位快速提升。

 

中国医药产业在逐步发生质变:“十五”期间我国医药创新处于萌芽阶段,虽批准了数十个新药上市,但真正意义的原创新药很少。“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启动一系列新药研发鼓励政策的出台,大批顶尖海外人才回国创业,催生了国内医药创新的繁荣,以埃克替尼、阿帕替尼和西达本胺等为代表的重磅新药相继面世。“十三五”以来,药审新政改变了创新生态,从“中国新”到“全球新”的研发格局逐渐形成,大批创新产品涌现。据统计,2008-2018年我国共批准38个一类新药。其中,2018年就批准了9个一类新药,占了近10年新药获批总数的1/4,且还批准了全球首次上市的罗沙司他,我国创新药在数量和质量上取得长足发展

 

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已出现一批具有世界级潜质的企业,他们已问鼎全球制药企业TOP50精英俱乐部。近些年,也有不少企业国际化展现出活力,正踏上成为世界级企业的征程。百济神州作为代表企业之一,其泽布替尼2019年获美国FDA批准上市,这是第一个在美国获批上市的中国本土自主研发抗癌创新药。该药提交NDA时临床主要支持数据来自中国的一项多中心临床试验,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2015-2019年间,我国企业在海外开展的临床试验呈增长趋势,企业走出去参与全球化竞争的意愿越来越强。此外,还有企业新药项目直接选择在国外开展临床。如天境生物自主创新的GM-CSF靶点药物2019年率先在美国开展一期临床试验,在获得临床数据后,再回中国申报。我国企业在海外临床试验领域活跃性增强。

注:海外指除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区域;中国企业指公司总部在中国的企业

数据来源:Clarivate Cortellis,临床试验开始时间在2015.01.01至2019.12.31

 

在这些临床项目中,生物药被赋予厚望。有人说,中国医药创新借着后发优势,在新一轮生物医药创新中弯道超车,成为与世界级药企差距最小的领域。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陈薇院士团队领衔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腺病毒载体)Ⅱ期临床试验结果已公布,这是全球首次发表新冠疫苗Ⅱ期临床试验数据。研究表明,单次接种该型重组新冠疫苗28天后,99.5%的受试者产生了特异性抗体,89.0%的受试者产生了特异性细胞免疫反应,它有望为人体对抗新冠病毒感染提供“双重保护反应”。据WHO统计,全球共有133种在研的新冠疫苗,进度最快的疫苗来自中国。

 

如今,生物药已成为全球制药行业竞合的焦点。曾几何时,生物药被视为世界级药企的专利。因其制备环节繁多复杂,质量体系要求极高,达到国际一流标准殊为不易。2018年以前,中国造生物药走出去尚是一片空白,但这个格局被由中裕新药创制、药明生物生产的创新艾滋病疗法Trogarzo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而打破。这是首例在中国生产并得到FDA批准在美国上市的无菌生物制剂。而2020年6月复宏汉霖HLX02(注射用曲妥珠单抗)首个欧盟订单顺利完成出库前检测及装箱工作,正式踏上奔赴欧洲市场的征程。这是首个获欧盟批准的“中国籍”单抗生物类似药。

 

中国加入ICH后,中国自主创新药出海形式越来越丰富和多样化。恒瑞医药自主研发的PD-1抗体——卡瑞利珠单抗联合甲磺酸阿帕替尼一线治疗肝癌的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在美国、欧洲和中国同步开展。君实生物的PD-1在中国市场的上市时间与跨国企业只有半年之差,这样的进步在中国药品研发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壮举。

 

换句话说,中国企业开始有了世界级药企的基本轮廓。

 

一流企业的路径与战略选择

 

世界一流企业是国家核心竞争力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标志,自加入ICH后完全在国内开发的创新药向海外公司授权并在海外上市销售的案例逐渐增多。部分企业布局全球First-in-Class新药已与跨国药企同台PK。中国药企跻身世界一流药企行列的目标或将在新十年的前半段就有所突破。若再往前看,有实力的企业也在布局全新靶点和全新机理的Only-in-Class新药。

 

“越往前走,越取决于基础研究的深入和转化医学的发展。”有业内专家认为,目前大部分中国企业获得的是比较竞争优势,而世界级药企掌握的是持续竞争优势。国家正在从优化原始创新环境、强化国家科技计划原创导向、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创新科学研究方法手段、强化国家重点实验室原始创新、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等方面提出具体措施,力助在重点领域抢占前沿科学研究制高点。

 

剖析这种持续竞争优势,世界级药企有三点共性的特质值得学习:

 

一是要有世界级的核心拳头产品,即企业真正的盈利能力要做优。以素称“药王”的修美乐为例,自从2003年上市销售至今,单品累计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美元。可见,规模化盈利能力是一流企业形成的基础。像吉利德这样的创新“黑马”,仅30余年跻身全球排名前十位,其在丙肝等领域拿出了自己最有竞争力的创新产品,以超前的理念改写了人类重大疾病的治疗历程。从前述临床试验布局来看,中国企业正在蓄力。

 

二是要有掌控标准和规则的能力,这是世界一流企业做强的重要表现。当前中国企业正在加快从达到标准、符合标准向制定标准迈进,这就需要他们把技术创新与标准化建设紧密结合起来,加快推进技术创新成果向国际标准转化。与欧美百年跨国药企相比,中国真正做创新药的时间太短。且从全球生物序列专利申请来看,我国在生物序列专利申请中虽占据主导地位,但科睿唯安数据显示,在全球专利申请数量排名前十的发明人中,有8个为中国的学术机构,但其专利仅在中国本土申请,进入其他国家的申请相对较少。而位居第二的美国排名前十的专利申请人主要为总部位于北美的大型/生物制药公司,这是中国企业需要特别重视的地方,引领标准和规则的能力是挣得话语权的磨刀石。

 

三是运营及抗风险能力。今年的新冠疫情就考验着一流企业的发展韧性。如原料药带来的供应链、产业链的安全稳定,危机中能否快速恢复、循环是一流企业的秘密武器。时下各国博弈5G技术,华为的麒麟芯片、鸿蒙系统表现出极大抗击风险能力。正因为全球经济风云变化,一流企业要不断提升全球经营能力,从容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能力。

 

创新是医药产业未来发展的核心动力。放眼全球,我国优势药企在创新研发持续发力,如恒瑞2019年53.28亿元净利润中就有38.96亿元投入研发。不难预判,随着我国自主研发创新的加速,我国医药国际化能力也将越来越高。

 

新的十年,培育世界级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是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时代赋予的责任。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尤其是这次新冠疫情对世界治理体系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我国制药企业仍需苦练内功,原料药企业也好、制剂企业也罢,都必须清晰地了解自身的优势和劣势,以自主创新作支撑,瞄准行业发展的前端和尖端,锻造核心竞争力,奋起直追,相信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出现一批世界级一流制药企业。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系列报道: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一:创新突围,破解“成长的烦恼”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二:“专、精、特”原料药点亮高附加值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三:新制剂长箭稳中高质量发展“靶心”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四:两端相望,外贸企业绘就医药出海“新微笑曲线”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五:“中国质造”蝶变增强医药国际竞争力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六:纵深推进,中国制药海外拓展的渠道战略与选择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七:资本力是衡量药企融入全球体系的“标尺”

医药国际化原力新生之八:以变应变,多维创新淬炼中国制药国际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