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制药行业:并购浪潮仍会持续

 

今年,生物制药行业的并购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分析师们预测这种并购趋势将会一直持续到2015年。各大公司想方设法以惊人的速度签署协议,涉及的企业不只是两方,签署的协议也是多层面的。然而,许多制药公司仍然在寻觅可以带来改观的交易。

 

其中一个这样的制药公司就是辉瑞(Pfizer),该公司的执行总裁伊恩·里德(Ian Read)说过,他计划继续保留税收倒置的梦想,一直到明年。2014年,美国的制药公司好像一直在争相并购境外的制药商,希望将总部地址变换到税收优惠的国度。这其中有迈兰公司(Mylan)对雅培公司(Abbott)荷兰仿制药业务部的并购;


Horizon制药公司对爱尔兰Vidara治疗公司的并购;当然,还有辉瑞公司对英国大型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求购等等,这里仅举几例。
今年秋季,美国财政部推出了更加严厉的规章制度,对实施总部迁移的公司加以限制,在那之后好像总部迁移热有所冷却。


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艾伯维公司(AbbVie),该公司出资550亿美元对希尔公司(Shire)并购突然终止。像北卡罗来纳州萨利克斯制药公司(Salix Pharmaceuticals)之类的一些较小的公司也取消了它们自己的跨大西洋并购协议。

但是,到目前为止里德仍然准备将跨洋并购的意向带入2015年。里德在10月份时称:"不管有没有财政部的规章制度,只要存在价值,我认为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实施税收倒置的计划。"

在新的一年里,另外一个可能保持下去的并购趋势将会是什么呢?那就是保健消费品领域的交易。各公司都对这一领域的增长满怀希望,特别是在具有新兴市场的国家,有着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群体。一些大型制药公司最大的交易就是在这个领域谋求一个有利的地位,在今年的并购活动之后,这些公司将有可能继续发起并购,以期能够在同行中名列前茅。

四月份,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和诺华公司(Novartis)达成协议,建立了一家主要由葛兰素史克公司控股的保健消费品合资企业,使两家公司在全球非处方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在业界产生了震撼。拜耳公司(Bayer)很快跟进,以14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默沙东公司(Merck)的非处方药品部,这已经是拜耳公司今年实施的第二次非处方药行动了,之前还曾经收购过中国的滇虹药业(Dihon)。但是,这仍然不足以使这家德国制药公司达到其预期目标——在全球处于老大的地位,那么这意味着我们将有可能看到拜耳公司还会采取更多的行动。

不仅仅是拜耳公司采取了行动,许多其他制药公司最近也在非处方药领域表现得很活跃,其中包括像赛诺菲(Sanofi)这样的大牌公司和一些像百利高(Perrigo)这样的较小公司。赛诺菲公司通过收购田纳西州的Chattem公司,加强了在保健消费品领域的势力。今年,百利高公司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比利时的欧米茄制药公司(Omega Pharma),加强了保健消费品业务。

当然,所有的目光都将落在维权投资者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身上,看看他今年在威朗公司(Valeant)对艾尔健公司(Allergan)的并购争夺战中所展示出来的非常规交易战术是否能够流行起来。阿克曼跟加拿大威朗公司合作,帮助该公司收购总部位于加州的艾尔健公司,随后他悄悄地增持艾尔健的股份,成为这家制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他试图利用这个地位在随后的敌意竞购过程中施加影响。

尽管此举可能会促使渴望并购的公司以非正常的方式去思维,但是这些公司不一定会选择同样的方式。原因有二:第一,威朗公司和阿克曼在并购之争中失利,对此并没有一个重要的解释。阿特维斯公司(Actavis)最终通过一笔特大交易购得艾尔健公司,交易后这家联合公司在利税方面将跻身制药行业前10名。第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目前正在调查可能涉及的内幕交易。

但是,阿克曼本身可能不会放弃。就在阿特维斯公司杀进来之前不久,阿克曼出资15亿美元抢购了动物保健行业的排头兵——硕腾公司(Zoetis)的股份,这一举动引起了传言,说他企图将辉瑞的这家子公司卖给威朗或另外一家制药公司,而威朗的总裁曾经表示有兴趣涉足这一领域。

阿克曼是否会再次一试身手呢?或者别人是否会效仿他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搜狐新闻 更新时间:2015/01/30